菜单导航

铁矿石期货仍有冲高可能

作者: 康利达 发布时间: 2020年08月11日 02:00:13

  最近两周,铁矿石期货价格呈现高位震荡态势。市场上有不少声音在讨论铁矿石期货价格是否已经到达顶部,还有人在思考,铁矿石期货是否会重现去年8月份的暴跌行情。通过综合分析,笔者认为,铁矿石期货仍有冲高可能,顶部尚未出现。

  需求或将维持高位

  在钢铁生产过程中,对铁矿石的需求集中在高炉环节。而高炉生产的连续性较强,故而对铁矿石的需求也较为稳定。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暴发,但由于我国对疫情的控制迅速有力,我国高炉生产基本没有受到影响。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我国上半年生铁产量为43268.1万吨,同比增长2.2%。按同比增幅计算,我国上半年铁矿石消耗量增加了近3000万吨。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上半年,我国生铁产量为40421.4万吨,按照产量计算,今年上半年的生铁产量同比增加了2846.7万吨,增长幅度应为7.04%,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同比增幅并不一致。按照此口径计算,我国上半年铁矿石消耗量增加超过4500万吨。当然,无论是哪种口径,上半年铁矿石需求的增长都是铁矿石价格上涨的重要支撑。

  7月份以来,在高炉利润被压缩的背景下,全国高炉产能利用率出现下滑,但幅度较为有限,对铁矿石需求的影响也较为有限。正如笔者前文所述,稳定性是高炉生产的一个重要特点。并且,7月份最后一周(7月27日~31日)的数据显示,高炉产能利用率已经出现回升情况。笔者认为,在可预见的一段时间内,高炉产能利用率将维持在高位,也就是铁矿石需求将维持高位。

  供应端仍有潜在利多

  谈及铁矿石供应对价格的影响,必须先说铁矿石供应的垄断特征。从国家来说,我国进口的铁矿石中,从澳大利亚和巴西进口的铁矿石量占比在80%以上;就企业来说,2019年,全球最大的4个铁矿石生产企业(即四大矿山:淡水河谷、力拓、必和必拓和FMG)的总产量占全球铁矿石产量的50%以上。供应端的垄断特征,意味着在供应商和需求方的博弈中,供应商的话语权更强。换句话说,供应端的垄断特征意味着铁矿石价格往往对利多因素敏感,而对利空因素相对迟钝。

  澳大利亚方面,笔者认为,中国对铁矿石进口实施限制或者澳大利亚对铁矿石出口实施限制的可能性很小。但由于澳大利亚铁矿石资源在我国铁矿石供应中占比高,一旦出现波动,影响较大,所以市场仍将其视为一个利多因素。换句话说,一个发生概率较小、影响权重巨大的事件对市场情绪的影响,甚至比一个发生概率较大、影响权重较小的事件还要大。

  巴西方面,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尚未得到控制,巴西累计确诊人数、累计死亡人数、每日新增人数仅次于美国,位居全球第二。虽然铁矿石的开采、发运等步骤主要是靠设备完成,不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疫情对其实际影响不大,但巴西疫情的不确定性仍然可能对其构成影响。当前,巴西因疫情死亡的人数为9万人左右,若疫情持续无法得到控制,将对巴西的政治、经济环境造成严重影响。2019年初,巴西矿山发生了矿难,从而导致铁矿石价格全年上涨,但实际上矿难对铁矿石价格的冲击是暂时性的,在下半年其影响基本已经消失;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在巴西持续扩散,其影响是持续性的,而且下半年的影响可能比上半年更大。

  总之,笔者认为,巴西疫情形势仍将是导致铁矿石市场价格走高的一大因素。

  库存总量依然偏低

  低库存是导致前期铁矿石价格上涨的重要原因,也是笔者继续看多铁矿石价格的重要依据。相关机构数据显示,今年6月份,全国铁矿石港口库存创出了近4年的最低值1.06亿吨;当前铁矿石港口库存为1.13亿吨,较1.06亿吨的最低值增加了700万吨左右。不过,这一库存水平仍然较低。2019年,铁矿石期货1909合约价格一度飙升至900元/吨以上,而铁矿石港口库存最低下降至1.14亿吨左右,比当前的库存水平还要高100万吨。

  当然,库存和价格并不是严格的对应关系,更低的库存并不一定就意味着更高的价格。但必须承认的是,低库存环境有利于塑造多头氛围。在低库存的背景下,市场对于供需变化更为敏感,且更倾向于对利多因素做出反应。

  今年上半年,在国内市场上,铁矿石供应增量低于需求增量,库存得到消耗。笔者认为,低库存是铁矿石价格的支撑因素。

  当前,铁矿石期货2009合约较现货价格贴水,贴水幅度为10%左右,高于I1909合约、I1809合约的同期水平。也就是说,铁矿石期货2009合约估值低于历史同期水平。并且,需要注意的是,I2009合约将实施品牌交割制度,交易时必须采用交易所指定的铁矿石粉矿品牌,避免了以往买家可能会接到非主流矿的情况。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铁矿石期货具备向上的驱动力,估值水平偏低,仍有冲高可能。

热门标签